匿名用户

橘右京生日快乐!
-
第一次为右京庆生有点激动

-
转自橘右京吧 @细雪胧刀
p3授权
原链接http://tieba.baidu.com/p/5331733231?share=9105&fr=share&see_lz=0
-

做你家乡的河

与你幼时在水间嬉戏

磨洗你的脚踝

伴你与青春在河边行走

带上我最柔最暖的风

抚摸你的脖颈

看你同幸福坐在河滩

用我的水声

掩盖你身后的喧嚣

和你在尾声等候结局

雕琢得温软的水浪

抚平你的皱纹

化成清明的雨

冲刷一方墨青石碑

跌入大地

愿那雨能长成

你爱的花

芬芳一段很长的路

我陪你从时光里走入走出

我等你到生命的未完待续

我喜欢你

如果可能

我会一直守候

小春日和(CP银桂)

暮秋。 

歌舞伎町。这条杂乱的街上为了讨生活而支起小摊摆卖一些小东西的人也不少,不过他们向来是大人所讨厌的对象。路上的行人大多是不会在意那些摊贩的新旧。一个面容沧桑的老人,在最是无人的道路尽头摆上了一块边角磨的破破烂烂的土布,跪在边上整理将售的货物,那无非是一些祭典食品。

或许是出于“革命家”关心人民群众的本能,桂有意无意地注意到了那人。不过他现在是僧侣。俯身蹲下,看着小摊上摆满的零食,非常不自觉地记起了曾经有人对着同样寒酸的小摊分泌唾液的样子。很久没见过这些了,以前能随心参加祭典时似乎也没怎么吃过这些甜腻的东西,当然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某人对于甜味物质的垄断。

金平糖是最廉价的糖果,甜味也就只有那么一点。战时也曾用作军粮,这点夹在血腥之间的甜味,足矣。人们最饿时甚至能一抓一把当饭吃。仔细想想,这么多年见得最多的食品,除了荞麦面大概就是金平糖了吧。

-就这瓶金平糖吧,麻烦了。

-好。

糖很精巧很漂亮,恰到好处地带着淡雅的颜色,一颗一颗很像星星。

顺便附赠了一个很丑的袋子。

虽然马上就会到西风肆虐的时候,但目前江户城还是一片云淡风清。天空向歌舞伎町那条从里烂到外的破街,送去的秋风总是温柔得不像话,软得像被人护理有加的长发,如果一头埋在细密的发丝里面,或者在路上与秋风迎面相撞,两者对比的话,大概差不了多少吧。

 
...所以这个废材大叔已经堕落到这种程度了吗?请不要用这样的比喻了好吗!不管是头发还是秋风都很受伤好吗? 

在入冬前这一段轻松的时光,一直都这么美好,至少在静音的情况下看起来是这样的,有温柔的天光与和风笼罩,人们好像都平和了些。

有一位不良市民顶着一头超显眼银卷毛,随意搭着一身按藏族人民习俗穿的衣服,还是一半江户一半天人的风格,那家伙吊儿郎当的身影毫不自觉并自我感觉十分良好地散发着中年madao的气味。正晃悠在路的中间扩大颓废气味袭击的范围。天知道为什么这里要有有银时的外貌描写,凑字数吗,大概吧。

-辨识度实在是太高了啊。还真是一点也不懂收敛收敛自己呐。白夜叉。

匿于阴影之间的那人轻抚斗笠,细微的摩擦搅动了发丝。同时低声如是说着,带着在他面前的,多年来貌似已成为习惯的老妈子语气。其实他刚从万事屋家的楼梯上下来。

大概是听不见的。

 
建筑物在秋冬间的暖阳之下,向地面投上厚重的影子,与同时落下的光芒格格不入,泾渭分明而又严丝合缝地挨着。把人隐藏。

明与暗都生于光。

 
那个江户的暗处从来就不缺人。自愿或被迫投身或藏身于暗处的人们,拼命创造或坚守或毁灭各种意义上的光明。也许有一道道看不见的长线把人们划分开又连接起,为了偶然或必然相同的信念而聚集或分散的一群群人争执着,争夺着。然而相悖的信念间,并没太多可言的。无非是刀起刀落之间冗杂的光影舞动。

-银时。

 
声音小到他只是想让自己知道,自己叫了他的名字,尽了作为一个老友的本分。侧目。视线没有对上。没有动,也没有停。在最近的距离,安静地擦肩而过,不会有人记得。

 
走了。

桂少有的任性了一下,迈着与往常相比算是缓慢的步子走在歌舞伎町,细细看着平时只是步履匆匆略过的景致。

 
不良市民即将走到这段路的终点,浪荡地转身走上万事屋的楼梯,不堪其扰的人民群众只希望这间质量堪忧的木制小屋能把这人好好锁着。

 
-差点被绊倒了啊喂。是哪家的小孩子把东西乱扔在别人家门口!你的乡下老妈绝对会哭的哦!还有…… 话没说完却非常不自觉地蹲下了身子,提起了堂而皇之躺在自家大门口并且伤人未遂的不明物。一个逊毙了的袋子,充满了乡土气息,几乎与世界脱节。大概只有审美奇特的欧巴桑才会用吧。

 
粗暴地扯开,里面是……一瓶糖。约摸一秒后他不假思索地将糖用来抚慰欲求不满的消化系统。舌尖厮磨着精致糖粒上温软的棱角,卸下一点一点的甜味一层一层叠加在味蕾上,猛地窜进他的喉咙,甜的呛人。

其实这味道和万事屋厨房中的白砂糖没太大区别,但偏偏被琢成了这样。

这甜味丝丝嵌入他的脑海,逼迫他拼命往记忆深处探寻,触及到了某段他会死守在心底的时光。那时光和糖一样,一样的甜,也一样总喜欢把余味缠绕在他身上。

-果然是金平糖吗。

 -这软塌塌的甜味真是土得掉渣啊。不知道我现在喜欢的是草莓牛奶吗!

 
虽然这么说着,但还是很正直地把掂在手中有点硌手的糖瓶收着了。会送这玩意的,大概只有某个明明最渴望未来又却最执着于过去的笨蛋了吧。

那个笨蛋曾经看着他,陪着他在干净明朗的秋天啃咬金平糖,现在记得以前有过那样的一天,还能偶尔带点什么东西来万事屋,麻烦事或是糖分,明天也一定还会在。

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味道了。总是和秋风一起到来的味道。

在秋与冬之间,这一段短暂得往往来不及发现,因此也就更期待,更珍惜的时光中,更加少见的天气,被称为「小春日和」。

-啊呀,起风了。

一寸一寸嵌入发梢,拨弄起了发丝。

两人似乎是同时,朝着风的方向,伸出了手,最细腻地感知着秋天的柔软。

风一直是一样的。与什么都无关。

——————

第一次写银桂同人...

请多包涵!请多指教!